苏联银都以KGB

老索开车去柏林,救人。
目前为止一切顺,Oh yeah!
冒出一个苏联银,
抓到局里去拷问,完了。

圈套
  
  老索一直觉得生活就是一个圆,可这圆并不好看,没有均匀而美丽的曲线,凸凸凹凹很棘手。圆里是空洞洞的,没有实在的内容。像一个大大的圈套将人套得死死的,人就是圈套里的猪,转过去转过来哼哼叫着,始终逃不出去,也不让你有片刻的快活。
  老索还记得养在玻璃缸的两条金鱼,缸里有两棵水草,金鱼就以为是宽阔的小溪,在缸里自由自在地蹦得欢,到了冬天,金鱼才知道上了当结果很快就冻死了。他觉得自己就像那两条傻乎乎的金鱼样不知天高地厚,结果被玩死了也不知道。吴科长在老索刚进单位的时候就夸奖老索很有前途,将来很有前途。搞得老索很感动,把吴科长当着知己和恩人,只要是吴科长吩咐地,老索就拼命地完成,甚至不分昼夜。结果却是,稍微有一点做不好,吴科长就会厉声指责老索,老索心里念着吴科长的好,洗耳恭听,越加小心翼翼。想方设法把工作做漂亮。后来压在他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直到他喘不过气来。后来吴科长竟然说老索不加强锻炼,身体素质差,差点没让老索气出鼻血,我老索哪里就有时间锻炼身体了。
  老索觉得谁都在安下圈套等他往里钻,有时候见着他微笑,表面恭维他几句。夸奖他前途无量,要他努力工作,作出成绩来。其实老索知道,自己都老了,将近五十的人了,哪里有什么前途可言,不过为了养家糊口需要份工作罢了。他也明白在这“前途无量”下面的潜台词无非就是如果某个工作做得不够漂亮就是他老索没用功的意思,甚至会闹得其他先生很不高兴,好像丢了大家的脸,连他主动给人打招呼,别人都会不愿搭理。其实他老索哪里就没用功了,不过大家看着他憨厚老实,好指挥。于是大大小小的事就首先想到了他,做得不好还可以在“前途无量”的幌子下肆意地指责和批评他,让他发不出脾气来。说实在的要是真是前途无量,几十年来,老索怎么还是个一般的职员呢?只有勤勤恳恳做事的份呢?甚至真做出点成绩出来,大家都觉得那时理所当然的事,倒是那些不做事的先生作出一点小小的成绩,反而会被大肆吹捧一番,还要拿出老索的失败与之比较一番,好像那先生真是能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不过老索还是觉得别人指挥他做的事就是他应该做的事,因为他的确要靠那点微薄的薪水养家糊口。因为他实在被另外的圈套套得牢牢的。由于离开了炊烟袅袅的山村几十年,他再也回不去了没有实在意义的家,他已经不会种田了。他得带领他的一家老小有个归宿,于是他得按照惯例在他工作的城市买个房子,结束终年租房的生活。于是把勒紧裤带省下来的钱交到房地产开发商的手里交房屋的首付,银行里就留下了得苦苦挣扎几十年才能还清的贷款,其中利息就占了贷款数额的三分之一。老索不敢去算那笔细账,要不然他会心疼的心里滴血。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得这样过下去,得每月乖乖地把每月的按揭费交上去。
  日子因此就过得越来越苦,每天的餐桌上他得减少菜的品种和数量。对于老索来说这不算什么,不过倒是苦了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因为老索善于奔跑和喝酒,凡是需要跑路的事,大家首先想到的也是老索,于是老索就得屁颠屁颠地跑着去做事,不过原始的奔跑比不上现代汽车的速度,所以老索办事的效率永远比不上不善于奔跑的其他先生,老索就得给人留下办事效率低的印象。凡是要劝酒的事就得老索上马,于是老索常常喝醉,喝醉了还不能休息,谁叫你能喝呢?事情来了老索依然得保持清醒把事干漂亮,要不然你老索就是在撂挑子,干不漂亮就证明了老索能力有些问题,大家虽然不说,老索的利用价值仍然就得打折扣。
  老索一直做怪梦,梦见在他经过的每条道路上都有许许多多的圈套,他得在这些圈套里来来回回不停地奔跑,因此他不得不把奔跑的双脚提得老高老高,要不然他会摔跟斗,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老索啊老索,你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被人耍猴样小心地在上窜下跳,嚼着耍猴人给你永远也填不饱肚子的数得清的几颗干瘪栗子。
  哈哈哈,老索啊老索!
  

昨晚,在群里聊天的时候,老索推荐了一本书,叫做《风声 雨声
读书声》,叫我们也一起看一看。

老索怨他下手狠,
抖抖指头他来了神,
他说:

图片 1

俺们那嘎都是KGB~

我一般对群里朋友推荐的书都十分好奇的,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跟老索聊了聊,当然主要是问了下老索,他对这本书的看法,我想,他已经看完这本书,对于评价,他肯定是最有发言权的。

俺们那嘎伊万加斯基~

我问:老索,昨天推荐的那本书《风声 雨声
读书声》你感觉怎么样呐?对其有什么评价吗?

俺们那嘎遍地窃听器~

老索说:对于一个很不喜欢政治历史学科的历史渣渣的我来说,这本书我第一次翻开就很有欲望读下去。只是对书中背景环境以及提及人物的陌生、所论问题的严肃性,我看的很慢。它相当于作者多年来反思、深究问题的一个合集吧,书中包含短论、书评等,很值得一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