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个聪明绝顶的绅士,只是一双Gucci鞋

据说小说的结尾,史黛琳和汉尼拔博士伉俪江湖,双宿双飞,还吃着昔日上司的大脑不亦乐乎,将这些年在FBI所有的不如意倾泻了个够。而电影中的史黛琳,对着空荡的小舟高高的举起了双手,茫然的被体制遗弃者,眼神中写满了无措,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归往何处,体制不欢迎她这样的人道主义者,而她,分明也早就向汉尼拔的自由主义超人哲学投降了。
不管是哪一个,其实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都只是一种美好遥远的幻想。我们都那样的深爱这个老头子,是因为这个世界真的没有这样的一个老头子,看透了人心看穿了世事,然后返璞归开始茹毛饮血,在同类中血腥的适者生存起来。他的自由不属于这个世界,他的思想,无懈可击却只能远观。光是汉尼拔的一个平静的眼神,就足以挑动那些在体制中蠢蠢欲动,呐喊无望的人们了,更何况老头子那一句:你蔑视的人永远都会轻视你,你想你会的他们的奖章吗?然后裱起来,每天抬头看着,提醒着自己有多么勇敢和清廉吗?如果真是这样,一面镜子就足矣了!
你无法反驳他,自由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简单,你是什么样的,只需一面镜子。但是我们普罗大众,永远走的是一条举步维艰无法到达的路线:让体制来证明我们自己。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不相信自己,宁愿相信是自己错了也不愿相信是这个社会,是这个社会,它从来不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来的是真实的自己。如果你是歪斜的,也许这面镜子会给你个好评,但是如果你恰恰是个善良的人道主义者你妄图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能够拉通阶级的沟壑,那么,你在镜子中,永远是歪瓜裂枣,你还希望它给你个笑脸装裱在墙上,谢谢,请你去做梦!
老头子是可以这么牛掰的,因为他有足够的智慧帮助他自由,他不相信一切只相信自己。你说他是心理变态吗?如果真是心理变态,他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拥趸。他,恰恰是一个活的无比纯洁的无比自我的人,而我们,相形见绌的看到自己,是多么的压抑与奴役。
史黛琳是自卑的。在第一部中隐隐的感到,羔羊的嚎叫不仅仅是她内心那种帮助不了弱小的潜意识在作怪,更深层的,还有她原生家庭带给她的耻辱感。这一切,在第二部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保罗嘲笑她是乡下的女人,根本看不起她十年来的一切努力。
其实在现行的体制下,任何人想要突破阶级的限制,都不是很难而是非常非常的难。刚二代就可以做官,富二代依旧大老板。盖茨从没有告诉过别人他很牛掰的从哈佛退学之后她老妈支持了他的第一单大买卖。很多时候,我们都相信着美国梦真实的存在。历史上,的确有一个时期有一些人,真的从一穷二白到名满天下,但是这样的人,真的太少了。总有一天你不得不承认,阶级,从来都没有消亡过。只是它已经不在明文出现了,可是,从你的穿着你的用度你的工作机会你的晋升途径,无不打着这个阶级的烙印。
老头子一眼看清了史黛琳内心深处贫穷给予的压抑和自卑。他在杂志的Gucci模特上贴上了史黛琳的头像,扬长而去。她在坚强在好强在怎么努力,其实她永远也摆脱不了父母是棚户区穷白人的阴影。她很努力的挤进高层白人的群体,但是她依然无法实现阶级的上行。像保罗这样天生优渥的群体永远都瞧不起她排挤她。困难的时候需要她来顶上黑锅也要她来抗,在特定条件下她可以被牺牲被撵出去。史黛琳想要一双cucci,但是她不敢,或者装作不需要。她在这个群体的边缘徘徊着。想进进不来,出去,又哪里是她的归宿呢?
现实中这样的人太多了。在第一部中,史黛琳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学生,整个警界是一个光明有素的世界,那其实不是真的。汉尼拔惩罚那些蔑视自己的人类,我们,都曾经想要扼杀那些恶意的刺痛的目光,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拥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
也许我们的哲学一直是悖论,要善良,可是遇到对你不善良的人改怎么办?对别人宽容,可别人对你残忍怎么办?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宗教教我们隐忍,对,就待在原地,可是却从没有一种哲学,告诉我们要怎么样的惩罚那些对我们不友好的人与事。
要么忍要么残忍,这样的老头子,我们真的伤不起。
city
girl,你想要一双Gucci吗?你以为努力就可以穿上好鞋子走进光鲜的大世界,事实证明,买的不如送的,送的不如去买一面镜子,至少,在镜子前,你是自由的。
而我们,只能在汉尼拔博士儒雅的笑眼注视下,在这个世界的泥潭中,继续匍匐前进。

几年前看过了《沉默的羔羊》,那时本片是作为与心理学有关的影片被推荐给我的,从中当然可以看出点弗洛伊德的东西,不过更吸引人的还是汉尼拔如何吃人,以及克拉丽斯最后如何解救人质的过程。我承认当时看的时候,有点紧张的感觉,但也没觉得恐怖。
也许大多数人都有续集强迫症,虽然从数据来看,续集往往比第一集要差很多,但我们还是非看不可。本片对于心理学而言已经没有多少意义,潜意识的东西上升到了意识中。克拉丽斯,或者说是史黛琳的现实际遇才是讨论的重点。
作为一个很有能力的女探员,史黛琳是遭到排挤的,遭到那个体制打压的,为了FBI拼死拼活,还要背上莫须有的黑锅。汉尼拔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总是想“解救她”,让她对这个世界的现有体制失望,与自己一起发展自由主义超人哲学。原著中不就是这样结尾的?只不过,在电影中,史黛琳是固执的,她不肯放下自己的原则,就像古时候的文人,坚持自己的清高,所以连他的贫穷都是拿来鄙视富人的一种武器,在这里也是一样,史黛琳越是受排挤,在她心中自己的尊严就越高,虽然这种尊严在汉尼拔这样的人眼中是无谓的,愚蠢的,而我也不知道史黛琳能坚持多久。
汉尼拔医生仍然继续杀人,他运筹帷幄,每次杀人都恰到好处,摆出各种精心设计好的姿态死法。唯有在梅森那里,他险些被算计,不过那段基本也无多少悬念。值得一提的是,他对史黛琳的爱,越是邪恶的人,往往越容易爱上纯洁善良的人,而且是永久的精神之恋。汉尼拔宁愿自己断手,也不伤害史黛琳,从中可以看出,汉尼拔并不是丧心病狂的恶魔,他很清醒,他有自己的哲学和情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更可怕。
这类血腥的电影,总是喜欢用些高雅的东西作为对比,比如歌剧,但丁的诗,还有佛罗伦萨的美景,那明暗交错的长廊,中世纪的图书馆,还有夕阳下的石桥,好吧,无论汉尼拔你吃了多少人脑,我仍然认为本片是美丽的。
PS:我还是更喜欢朱迪•福斯特那种茫然无助的表情。

有点剧透。

推荐一部并不推荐大多数人去看的电影,《汉尼拔》。

还记得在时间紧张的高三,和好朋友趁着饭后的空闲时间,在学校对面的小吃店里蹭着wifi偷偷看《沉默的羔羊》。两个人心悸想要叫又不敢叫,怕得不敢看却又移不开视线。想来现在去看个电影找不到同伴,窝在寝室里默默看着小小的电脑屏幕就心酸。往事不提。

我不知是否自己三观不正善恶不分,亦或是事不关己无关痛痒。当感性盖过理性那一面,就没有道理可言。
在我看来,汉尼拔一直是优雅绅士从容博学的,中世纪图书馆馆主的身份那么妥帖相称,他只捕猎对他无礼的人,像当洪水猛兽俯冲过来时,只是稳稳的按下猎枪的扳机,嘴角依旧挂着迷惑人的微笑。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