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体育圈分分钟来碾压,天才也要被抹杀

个人偏爱传记性质影片,毕竟我们大多人平庸,而电影这种艺术载体总是得选择鲜明的个体来才能表现出高于生活,优于平凡。鉴于传记总是坚称自己源于真实事件,包括本片可爱的片头再次强调了一下无论当事人说的多么蹊跷矛盾,我们可是绝对真实地记录。于是好奇心比猫多点点的我就偷偷跑去Wiki和YouTube做了点背景调查,结果发现94冬奥那届花滑的姐们都挺神的。Tonya只不过戏剧冲突效果确实更强烈了点。

强烈安利奥斯卡遗珠《I TONYA》!!!

今年的几大奥斯卡热门影片各有好处。可是私底下我最喜欢的却是这部只拿了最佳女配奖的《我,花样女王》
I,
Tonya。这部人物传记电影恰恰是反美国梦的,讲述了一个出生底层的,游离在美国所需要的形象之外,靠自己实力说话,却被潜规则打压,终于进入奥运赛场,却被卷入袭击另一花滑选手Nancy的丑闻,最终被美国奥体中心官僚、司法、媒体、甚至普通人民所共同埋葬的天才花样滑冰运动员的故事。

  1. Tonya Harding (Price)

真的是开了拍丑闻也能拿奥斯卡小金人(最佳女配[机智])的先河了哇!

图片 1

本来刚看完片子,特别是看完女主泪眼婆娑地求法官宁可让她坐牢也不要断了她滑冰的路子那段(这段我坚信导演有强行给Tonya加同情戏的成分),我也特别伤感,觉得世人、社会都对这么艰难生活还能有如此成就女子这样的不公。结果我读完了一圈课外花边后,真心觉得如我一样对大女主抱着同情、关怀、爱怜的观众们还是把林姑娘情怀都趁早收起来。女主这辈子比平庸的你我都痛快、肆意、潇洒多一百万倍了。爱过、恨过、笑过、骂过、被伤害过、也伤害过别人、毫不亏欠生活、生活也毫不亏欠她。现年47岁,在冰上跳跃起来仍然可以毫不费力地把其他训练的小姑娘们比下去,闲暇时跟第三人老公玩玩打猎,手法据说跟罗宾汉有得拼,正业是像男人一样地焊接、喷漆。去年美国刚好刮起强烈的女性力量觉醒之风,Tonya这片子重新一出来就被塑造成另外一股熊熊的女性力量之火。

图片 2

与欧洲比起来,美国人太在意“成功”,所谓的名利双收,最常见的路径有金融经济类,或是体育、娱乐造星类。可是无论在哪个领域追求美国梦,你总要符合这一个领域的特定心理期待。人们口口声声说着要有一个包容型社会,却总给每一个领域设定一个特定的期待样板。

看电影的时候还有时觉得Margot
Robbie有点过于戏剧化Tonya对世间的愤世嫉俗狰狞面目,后来再翻真实镜头下记录的各种Tonya当时比赛的片段,觉得我这等无知小民真是委屈了Margot,真人Tonya情绪外放下所带来的各种脸部表情相对Margot的表演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一次完成triple
axel
jump那个无法自己的胜利手势,哪里应该是在规定的花滑表演里面能做的,Tonya就是克制不住;等待分数的时候的焦急,对着镜头直接喊“come
on, come
on”,其他选手们心里再着急,也被教着要不动声色地镇静自若;鞋带出现问题时,那跟裁判解释时委屈的小脸,真是恨不得全世界都欠了她,裁判要当时不破例一次给她第二次再滑就是童话里最残忍的女巫;比完赛接受采访时,每逢问她你下次还能做那次跳得那么高那么有力的三周半时,每次回答都毫不谦虚,一脸老娘就是全世界,姐们就是欠抽的“我可以,我就知道我可以”。看最近访谈说,Margot后来还把Tonya带去金球奖颁奖礼,可人姐们这么大阵势完全不认生,不怯场,不怂,跟Margot甩甩手说我自个儿找Meryl
和莎朗私通照相去,可乐乎了,惊得这两年刚上位的Margot咧……

如果说《三块广告牌》是剧本惊艳,那《I Tonya》就是真人真事太奇葩!

Tonya,一个出身贫穷的正宗美国“红脖子”(南部低教育劣种白人),凭借自己天才般的运动技巧,闯进了一个新天地。可是人们对花样滑冰的传统心理预期是冰上芭蕾,这里的运动员常在古典音乐下优雅地完成动作,这不是一项纯粹的体育运动,除了运动技巧,还要竞赛“表现力”,甚至是考斯腾(服装)的视觉效果。于是与大量经费砸出来的其他选手比起来,连服装都要亲手用缝纫机做的Tonya自然处于劣势。Tonya太单纯了,她冲到评委团前质问,自己滑冰滑得最好为什么却得不到相应的分数,被评委以一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回答我们还要看表现,也许你没你自己想得那么好。假如Tonya是一个更圆滑和聪明的人,也许她可以乖乖听教练的,好好包装自己,变成另一个人,一个符合大众预期的高高在上优雅美丽的花滑选手形象,就像她的竞争对手Nancy那样。可Tonya就是这个直性子、不肯矫揉造作的Tonya,她这样一个卑微的人,是如此不适合花滑社会的准则,最终总要被人为淘汰出去的。

youtube视频里比赛解说员每次提到其他选手都是incredible, beautiful,
wonderful这么美轮美奂的形容词,一到Tonya时就是“so unpredictable”,“so
powerful”,“她这次要滑4分钟,她能坚持集中注意力吗?”她上次完成了超高难度的3周半,后来在其他简单动作上反而翻了更头“,“还有三分钟”,语气既惜才又十分不确定,担心她的表演中途出岔子,出漏子。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找找最近几年对冰雪女王金妍儿的解说,毫无生气的解说配着稳定流畅的表演,我每次看都觉得金妍儿的英文名应该是frozon里的Elsa才对。就像Frozen里面刻画的,Elsa才能代表国家,是女王,你怎么好意思推一个翠花出去说这是我美国代表,无论她是否能跳两米八,无论她是否能跳别人跳不出的三周半,也无论你是否都能从镜头里感受她跳出去的力度和犀利。花滑表演还要讲究一个clean,然后拿高分,连Tonya自己为了拿高分后来都不随随便便在比赛里放着胆子跳,认同要clean
performance。Tonya94前的好几场比赛都是五颜六色,blingbling的迪斯科的表演服,舞步和妆容也是三线小镇迪厅风格,何况因为走力量型路线,身材也是走肌肉范儿,再看看对手Kristi
Yamaguchi, Nancy Kerrigan
都是配着交响乐和圆舞曲,穿着飘逸纱裙或是颜色庄重的类礼服裙,表情也是旁边安静读书的纤细修长温室般的女同学。我们责怪花滑这种阶级运动,我们鄙视裁判们带有色眼镜,我们批判看似公平制度下的潜规则。但说真的,龙生九子,就是各有不同,气质跟包装给人的视觉效果就是不一样。你自己也不清楚的很,高定大模搭起来的衣服跟国内网红穿给你看得淘宝标价肯定不一样吧;你街边买的两位数的白T跟你去国外潮牌店买的三位数,甚至四位数一件的T
shirt摸起来感觉也有点差,自己也晓得自豪地告诉人家质感不一样吧。所以对外观表相质感的傲慢和偏见就不要再纠结了,我们都无法避免,就不要再苛求,还好大家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都在慢慢进步。

你以为娱乐界的天后撕逼很带感,真的是要被体育圈分分钟碾压的好哇!

片尾出现Tonya真人当年的比赛影像,与我们这代人习以为常的金妍儿的性感优美或是浅田真央的娇弱柔美的舞姿不同,Tonya更像一个开心的孩子在冰上手舞足蹈,完成三周跳直接开心到蹦跳呐喊,带着发自内心的欢快,隔着年代与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真诚的快乐。毕竟对她来说,滑冰是她人生中唯一一项能够真正掌控的事情,因此她在冰上是自信的开心的乐观的热情的。这种快乐本身难道不是一种“表现力”吗?可惜那些给Tonya低分的评委对表现力的真正预期是不会出现在明文规则上的,他们不喜欢这个粗糙的形象代表美国形象。虽然Tonya是再真实不过了的美国底层形象,她的实力也足以成为当时花滑世界第一,却刺激到了潜规则下那群精英的神经。

说远了,真是要赞赞Margot和导演对当时景象的还原程度,连Tonya比赛间隙喃喃自语和录像带里解说员的临场解说的100%的原词句还原。最后恭请大家拜读《纽约时报》上月才出的一篇对Tonya的采访“Tonya
Harding Would Like Her Apology
Now”,作者对Tonya的感觉戳中我心,大概翻译是“对面这个女人当年曾做过错事而且对此毫不悔改,但你仍然会心有戚戚焉地对她涌出心疼和同情。”

图片 3

为了夸大戏剧冲突,电影中,玛格特·罗比所扮演的Tonya更粗野,但Tonya真人从相貌到嗓音都更柔和,冰上动作也不像玛格特·罗比所表现得那么生硬,笑起来还憨憨的。不过与事实相同,Tonya一直不受官方待见。

  1. Oksana Baiul (奥克萨娜·巴尤尔)

Tonya Harding和Nancy Kerrigan

左为演员,右为真人。

乌克兰的姑娘,拿94冠军时才不到17岁,完全的一脸baby
face的金色barbie。决赛那场技术动作上并没有很完美,但仍然靠着极富感染力的艺术表现力压方方面面都clean得不得了的Nancy
Kerrigan。虽然结果有人还会不忿,但你再看看姑娘后来稍微长大后的各种比赛表演。从美的角度看,裁判的眼镜是雪亮的,Nancy是出众的,但是Oksana是无可挑剔的,各种舞台舞蹈表演风格(印度、爵士、芭蕾、流行)都可以在冰上完美呈现并且仍保持技巧上的高难度。

1994年,美国花样滑冰界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丑闻悬案。最顶尖的两大花滑女选手Tonya
Harding和Nancy
Kerrigan争夺94冬奥资格竞争惨烈。Tonya前夫雇人打伤Nancy膝盖,FBI重点调查,导致Tonya赛后归来被判终身禁赛,泪撒冰台。

图片 4

YouTube上有好多个她比赛和后来巡回表演的录像带,不要光看冬奥穿粉红衣裳那场,本人以不专业但很广泛的花滑业务观众来评说,当今女子单人滑冰上艺术表现力上要跟她比的真的拎不太出来。

Tonya是否有参与到这起案件已成悬案,而作为全美第一个跳出点冰三周半的优秀选手,却因为出身低微,买不起优雅的比赛服,表演粗放,不登大雅一直遭受裁判的不公待遇,成为了这部电影亮点!

图片 5

其实Oksana也生长的不容易,她跟Tonya还有点类似。也是单亲家庭,一出生父亲就消失不见了,妈妈和外祖父母抚养长大,当时苏联刚解体,乌克兰也是穷。Oksana也是好不容易完全由妈妈帮着找老师,花光了所有钱供她学舞蹈和滑冰。后来幸好人生路上碰到了好的导师,导师的爸爸还是乌克兰冰协头几把手,于是就开启了花滑开挂人生。当然出名要趁早的代价就是垮掉的也快,后来再加上乌克兰也实在穷,就也没再代表国家参加什么重大型比赛,只能去美国不断地做冰上表演,还酗酒,迷失在青春期的慌乱和不安中(哎,人家真是年少开挂,可以16岁的时候迷失一会儿自我…,那再不济从来也是岁月上没什么太大损失的,顶多就是体重从比赛型偏瘦变成了正常人,三十多岁滑时还是专业型水准,而我三十几慌乱了几个月就觉得世界已然抛弃了我)。论可惜,我还更同情Oksana,黄金年纪至少还可以在冰坛再战5-7年的时候,却因为自己国家太穷了,得不到基本的冰上训练场所,不得不早早退出专业竞技舞台。光看wiki的介绍反而觉得她对人生的无力感和生活对她的欺负比Tanya的要更强烈。Tanya毕竟后来在其他地方也还是那么毫无保留地活了,而她后来基本就是在解决个人问题、伤病再表演的路上巡回,好在现在Oksana在美国定居得也美美的。

图片 6

Tonya太可怜了,她从来没有被世界温柔对待过。对比一下,媒体把Nancy塑造成公主,把她当狗屎。Nancy被袭击,全美哗然,挨打是Tonya的家常便饭,却没人当回事。美国民众毕竟还是非常买账体育明星的,尤其是Tonya是第一个三周跳的美国运动员,拿到奖牌,终于开始被人民爱戴,可惜这全国性的爱却也不过昙花一现。那桩袭击丑闻是个罗生门,当事人各执一词,Tonya非常可能是无辜的,被猪队友拖累,这可是精英们把她打回原形的好机会,于是她被终身禁赛了,她才23岁啊,一个刚刚23岁的天才运动员的闪光的机会本来还有很多。却可惜社会的秩序制定者,并不允许这样的另类存在。

冰上, She is totally the Diva!!!

Tonya Harding和Margot Robbie

在庭审上,Tonya绝望到语无伦次,她说,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没有受到过教育,她可以接受一切惩罚,只是不能终身禁赛啊,难道自己再也不能滑冰了?法官根本不耐烦,与当初那些嘲笑她的服装的评委的嘴脸如出一辙,律师也冷静(冷酷)劝她接受(真希望有个古美门律师来帮她),她在法庭上孤立无援地痛苦着。

  1. Surya Bonaly (见下图)

随着电影上映,Tonya陪着小丑女出席各大电影节,首映礼,这一“洗白”让24年后的Nancy也是气吐大呼:“拜托!我才是受害者也!”

对Tonya来说,她的人生的全部快乐都在花样滑冰,除了花样滑冰她什么都没有。就像另一部电影《她比烟花寂寞》中的大提琴家杜普雷一样,杜普雷最后变得歇斯底里怀疑人生,因为如果没有了大提琴,她就不再是她了。这些天才离开了自己的天才的领域,也就什么都没有了。因此美国官方、司法、奥体中心官僚全都欠Tonya一个道歉,他们毁了一个以花滑为唯一目的的运动员的一生。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