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的女性角色,他一路陪我走过

2015.04.23,日本-大阪-难波
我在BOOKS-OFF门口的书架上发现了全套的钢炼完全版,标价10000円。我站在那里看了他一会儿,移不开脚步。

短短的64集,写出了一个炼金术的世界。战争,人性,亲情,爱情,希望,真理,理想,地狱,阴谋,命运,伦理,民族,宗教,该有的不该有的全都糅合到一块,在等价交换的原则下,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想要获得什么,就必须支付同等的代价,这就是炼金术的基本原则。
伊修瓦尔歼灭战,为了少数人的利益发动的一场非正义战争(单方面屠杀),不光是士兵参战,国家炼金术士首次作为兵器也参与其中。平民不关死于战场,更是被作为实验对象成为制作材料,真是二战某些国家的作为。
作为主角阵营的大佐,丽莎,休斯,阿姆斯特朗也都参与了了这场屠杀,尽管这是为了服从上级的命令,可这场地狱般的屠杀开始让他们思考战争的意义,结束之后选择各异,罗伊大佐立志成为大总统保护手下,不再进行这种战争,丽莎想要保护某个人留在军队,休斯赞同大佐的观点开始支持他的事业,阿姆斯特朗无法忍受成为“逃兵”。。。
对于后悔我可是有特殊的体会的——爱德华
我已经受不了独自一人的夜晚了——阿尔冯斯
相比爱德华,阿尔冯斯变成盔甲之后,不得不忍受感受不到温饱的感觉,还要忍受夜晚孤独的等待,这样的痛苦持续几年完全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心灵。可以阿尔就因为一直相信哥哥的话,他坚信自己的身体可以恢复,在最后能恢复自己身体的时刻,又由于自己真正的身体太弱而舍弃变回自己的机会,决然用自己的盔甲身体回到战斗。
钢炼里面的人造人,更是代表了人类的七宗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色欲。
普莱德,最初的也是最残忍的人造人,有着一个幼小的身体却自以为高大,正是这份目无一切的傲慢,最终被翻盘。
大总统金·布拉德雷是最有人情味的人造人,本来就是人类被强行改造成人造人,他们自己选择妻子并让她一生没有察觉并幸福的过完一生,算是最幸运的一点,更可悲的是被自己的人造人儿子傲慢所监视。一生都被设计好,明明只能按照规好好的命运来走,明明不想做,可还是兢兢业业的完成了自己的一生。他的愤怒让他拥有了人类难以匹敌的力量,可是也让他失去了生命。
古力德,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造人,他是最早明白自己追求的人造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面对爱德华的质问时,他说“想见死者、想要钱、想要女人、想保护世界,全部都是欲求之心”,欲望和贪婪本来就不是缺点,只有贪婪才会有前进的欲望,才能消除自己前进中的不安,盲目抑制的话只会使追求之人变得更加冷漠。古力德也还是幸运的,在无穷无尽的贪婪之后,最终找到了自己所追求的。
恩维,一只嫉妒的虫子,明明对人类羡慕嫉妒恨,口中却一直叫着人类是蝼蚁,极尽所能去嘲讽人类,张口闭口人造人的优越性,结果嘲讽失败,不堪受辱自行了断。可是就是这么丑陋的东西,却有着变形的能力,就如嫉妒本身一般,用各种美丽的东西掩饰自己。
懒惰,却是速度最快的人造人,一心想休息,却一生劳累。色情与暴食,更是形影不离,饱暖思淫欲?
宗教在钢炼里面完全是反面的存在,思想能解放人,也能控制人,特别是失去希望又想获得希望的人。就算神的虚伪的面具被揭下,还是不愿意去承认,因为承认了自己唯一的希望也就没了。
钢炼里的爱情,也是唯二不遵守等价交换原则的。”温莉…等价交换!我的人生给你一半,你的人生也给我一半吧!“”说什么等价交换法则,傻不傻啊!别说一半啦,全部都给你啊!”还有大佐和丽莎…
先写这些回来再补

本文只讨论漫画与09版中的女性角色,03版与两个剧场版均不讨论。
本来想简单分析一下大佐和中尉之间的种种,结果从中尉说开去,想到了兰芳,想到了温莉和少将,进而完全失去了原本的目的,对《钢炼》中的女性反而积攒了一些话要说。

我第一次知道钢炼的时候还是小学生,完全是被阿尔冯斯的造型所吸引。为什么这个主人公是这副样子?于是无法自拔,直到他完结的那一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娜塔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牛竞技电竞外围 ,《钢炼》中没有让人讨厌的角色,即便是人造人也有人性或者萌萌的一面,每一个人物的性格都是十分丰满的。单从人物设定这方面来说,《钢炼》就无愧“神作”之称。
从来没有哪一部动漫里的女性角色都令我十分喜欢,《钢炼》切切实实做到了。从温莉、中尉到兰芳、小梅,以及少将和师父,罗斯和罗珊,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坚强。坚强是这些角色的共同的灵魂支撑,每个人的坚强之外,更有自己独特的吸引力。

因为钢炼,我才步入漫圈,购买杂志,搜集关于他的各类信息,但凡封面有爱德华的影子必买无误。时代的原因无法接触到太多的信息,却又因为重重阴错阳差,得到了一些珍贵的素材。现在想想当时的疯狂真是被自己吓到了。

中尉是一个奇人,姑且这么评价她,或许不怎么好听。她有着明确的人生目标,冷静的判断力,绝对高超的狙击本领,应变能力极强,智慧而又胆识过人。她十分可靠,更令人惊奇的是她的内心也同样温柔。这样的设定,几乎是完美的。“奇”便是奇在这个几近完美的性格上。卖得了萌,耍得了帅,养得了狗,看得住大佐,开得了枪,驾得了车,救得了上司,护得住战友,立得了理想,抛得开生死。纵观《钢炼》所有的女性角色,综合来说,没有人能和中尉相比。
中尉是相当冷静的一个人,却有两次不冷静。一次是伊修瓦尔战争时的混乱,一次是第三研究所地下被拉斯特所骗,甚至放弃了求生。这两次不冷静,共同点都在于她的理想。伊修瓦尔战争使她怀疑了自己的选择,而被拉斯特所骗时放弃自己的生命,则是理想和寄托被完全摧毁的双重绝望。建立一个美好的国家,并为之奋斗,这样的觉悟是《钢炼》其他女性角色中独有的。少将也是军人,也在尽力保护这个国家和人民,然而她的觉悟在于“保护这个国家”,而不是“建设新的国家”。
使中尉如此坚强,如此智慧,如此强大的原因,是她的理想也是因为大佐,她是一个理想优先的人。而这一点往往因为大佐而被人忽视,让人以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人。大佐对她而言,不单单是多年来默契到灵魂里的搭档与上司,更是她寄托理想的一个人。从失去父亲不知所措的少女,到军部人人皆知的“鹰眼”,几年时间内,造就她的人是大佐,让她的人生有了目标和价值的人也是大佐。
大佐曾问她:“想开枪就开枪吧,但是杀了我之后,你将何去何从?”中尉说:“我不想一个人厚颜无耻的活在这个世上,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将和带来狂气的焰之炼金术师连同我的身体一起从这个世上消失。”“战争结束之后”,仍是理想优先。理想即将实现,那个人却要堕落到那一边去,她做出的“战争结束之后陪同你一起去”的决定,源于情谊,也是忠诚。失去一直追随的那个人,是仅次于理想崩塌的第二件恐怖的事情。不论理想无法实现,还是追随的人不在了,都是可以扼杀她的理由。理想之外,她也有着自己的选择。理想是自我,而那个人是她人生的色彩,没有了自我何来色彩,没了色彩自我又该多么单调。幸运的是她都有了。

他什么地方吸引我,我到现在也说不上来。和一般的小女孩一样,我喜欢美少女战士,喜欢小樱,喜欢小丸子,还有圣少女。就在接触钢炼前的几个月,我还疯狂迷恋库洛牌的世界。两者差距实在太大。
后来想想,其实当年因为没有什么渠道可以看,我是几经辗转在动漫杂志的赠盘寻找,最终还是投向路边大婶的盗版。

说起“忠诚”,不得不提兰芳。兰芳与中尉相似,却又有很大的不同。
大佐与中尉,上司与部下的身份,仅仅是维系他们关系的诸多身份中的一种。这个身份之外,他们是平等的。除去大佐,中尉也有自己的生活。可以休假,可以和朋友喝咖啡。她敢拿着枪对大佐,敢一本正经的吐槽他偷懒不工作,敢在他做错的时候纠正他。
兰芳永远不会像中尉对待罗伊那样对待自己的少主。她不会吐槽自家少主吃得太多又太容易饿晕,不会吐槽自家少主总是自作主张上战场。她担心的是少主低声下气求爱德告诉他炼金术有失身份,担心的是少主身体被古利德霸占。这是奉献出一切的忠诚,对于这种忠诚,中国人有着最深刻的体会。
身份地位的差别造成了中尉对大佐的忠诚与兰芳对麟的忠诚有着本质的差别。我们无法评判这两种忠诚哪种更好,这是没有结果的。但是,我们能评判的是,兰芳和中尉一样,都是忠诚而又坚韧的人,有着高超的本领,坚定不移的贯彻她们的信念。
如果说认为大佐最后会娶了中尉这件事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那么对麟会娶了兰芳对她一辈子很好的可能性会有多少呢?或者换种说法,兰芳怎样的归宿才算是一个好结局?这是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当然,对兰芳来说,跟在少主身后,看着他成为一代明君就是最好的结局。我的担忧实在有些杞人忧天,多此一举,但仍然会忍不住去想。
最后的大合照中,兰芳隐在王座之后,只露着一张带着面具的脸。也许面具没有摘下的时候了,但是追随了正确的人,能够得偿所愿,也算是慰藉了。

一个丝毫没有看过完整一集的动画,我那样执着了将近两年的寻找。放到现在,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蠢事。

《钢炼》中的女性,结局最好的莫过于温莉了。
温莉的从伊修瓦尔战争父母上前线开始,生活一直是不安定的。失去父母,爱德和阿尔炼成母亲失去了肢体和身体,随后又一直担心着成为军方走狗的两人能否恢复身体,直至卷入混乱的军方中,成为人质,躲躲藏藏。直至约定之日成功之前,她的命运一直被神捉弄着。造成这些结果的并非她,而这些结果的苦痛她却要通通承受着。
温莉没有少将、中尉、师父、兰芳或者小梅那样的本领,不会使用手枪,不会格斗,不会炼成,唯一会的是制作机械铠,随着兄弟二人的足迹以自己最大的本事支持他们。爱德的机械铠一次比一次更加精良,这些都是温莉的情谊与功劳。那个总是看到心爱的机械铠被破坏就会暴力的温莉,心中的担忧和恐惧却隐藏着不被人发现。
爱德和阿尔在外漂泊,温莉就是照亮他们回家的路的那盏灯。因为一直有一盏灯在照亮他们回家的路,他们才会变得更加强大而坚韧。
温莉单纯而温柔,乐观而坚强。那个和爱德组成的温馨的家,向着光明发展的国家,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