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却只能成为历史,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回答:

然而人民日报却在文章中这样说:“有不少网民承认通过快播获取淫秽视频这个事实,认为尽管有很多播放软件可用,但选择快播就是因为它“无法替代”的作用。”

检察官问:快播软件已被用户用于播放淫秽视频,这件事你知道吗?

王欣:不管好坏视频,都需要播放器打开。快播播放器像一个传统DVD,可以播放各种碟片,可以播用户自己的,也可以播放别人的。可能有的不良视频会绕开不良关键字,他如果把名字改掉就可以通过了。

辩护人问:既然你们无法有效监管不良信息,为何不人工逐一观看?

王欣:过亿的用户量,如果都这样的话,公司就开不下去了。

公诉人问:你们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为什么你们还不转型?”

辩护人:公诉人问为什么不转型,手机短信诈骗,为什么不要求中国移动转型啊?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人,就说菜刀公司有罪,不能因为有人用电脑犯罪,就说电脑公司犯罪,如果这个逻辑成立,社会必定大乱。

王欣说:我们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现在,专心做技术的公司非常难得,技术本身不可耻。

公诉人:以“淫秽关键字+快播”进行百度搜索,搜索4250万的淫秽色情线索,证明快播被关闭后,依然在淫秽色情方面存在很大的影响力。

王欣:这样的搜索是毫无意义的,建议试试以“淫秽关键字+QQ”进行搜索,看看有多少结果。约炮不可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满足小众的需求不能成为主流。

几乎没有人会质疑,王欣今后能够东山再起:他只有38岁,有想法,敢作为,他的身上还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性。

从事件可以看到,王欣做了一个视频播放器,然后其部分用户拿来观看淫秽视频,而这个罪责却全圈给了开发者,这无疑是不合理的,荒唐的。正如一家卖五金的店铺,卖了一个锤子,而有人拿了这个锤子杀了人,警察不去找杀人者,而偏偏将过错归到卖锤子的人身上无异。难怪网友这样说”强奸的不抓,抓一个卖避孕套的“。

众多网友声援王欣,而据说是举报王欣的乐视一时间成了网友们的众矢之的。

2016年9月9日上午,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判长询问被告单位、被告人对公诉人指控的犯罪事实的意见。快播公司、王欣、张克东、牛文举均表示认罪悔罪。

2016年1月7日上午,快播公司及主管人员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王欣在庭上否认控罪,并喊出:“技术本身并不可耻。”这一观点随后引起外界广泛讨论。

6月,快播被处以2.6亿元的罚款,罚款原因是侵权了腾讯拥有独播权的24部影视作品。

他们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据说王欣的思维完全跟得上讨论的节奏。

图片 1

3、

2016年1月7日上午,快播公司及主管人员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

有些时候,真不是你做错了什么,而是你正处在一个风口浪尖而已,你必须下来。

但是,也因为快播所采用的技术的特殊性,它身上的争议就一直没有断过,一是盗版,二是涉黄。

去年11月20日午夜零点,快播创始人王欣的太太发布了一则微博,称其“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

生于1980年的王欣,在22岁时就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在2002年成立了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主要做音乐交换软件。在此期间,王欣已经和盛大创始人陈天桥相识,并于2005年进入盛大,任SDO部门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但王欣在盛大只待了一年就离开了,回到深圳后,他开始筹划一款新的视频播放软件——快播。2007年12月,王欣正式成立了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

1、

图片 2

一个女子这样深沉的爱着这个犯了”错误“的男人,要么是傻,可怎么看她不是,那么只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男的很好,他值得爱。

2016年的9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

王总被抓时,我们还在学校,手无缚鸡之力。现在不同了,王总需要资金,我们五亿原快播用户必将鼎力相助,我们一直都在!

最后引用王欣太太的话“出来以后重振雄风”,给我们一个还欠你快播会员的机会!

而最终,王欣,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金100万元。

回答: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后还未宣判是否有罪时,人民日报便发表评论文章《人民日报:快播的辩词再精彩 也不配赢得掌声》,随后新华社也发表评论文章《无论快播是否有罪
都要对“狡辩的权利”报以掌声》。一时舆论哗然,官媒提前发声,王欣等人无疑已经罪责加身了。

很多网友看完庭审之后,称呼王欣为:“中国最有种的男人”

图片 3

2014年4月,快播发布公告称,将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快播技术的视频点播和下载,清理低俗内容与涉盗版内容。2014年5月,快播公司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8月,王欣在境外被抓获,被引渡回中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2014年8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发布消息称,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快播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王欣已被依法抓捕归案。至此,属于快播的时代正式落幕。

难怪王欣的太太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最开始大家用的是迅雷,就是要先下载才能看,而快播只要5-10秒就可以看,如果按每人每天节约半小时计算,快播在迅雷的基础上帮全中国人省了两千年。”

王欣够聪明,有能力,有经验,38岁的年纪在互联网也正值壮年,再加上几亿老用户的支持,他如果有意重回战场,到时候天翻地覆,风水轮转,或未可知

图片 4

2014年4月,根据举报,北京市公安部门对快播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进行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王欣外逃。

公安部次日便发布了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

但好景不长。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对快播的庭审会引起那么巨大的争议,法庭上的对白,每一句都值得细细琢磨。

回答:

他这么好,为什么会深陷牢狱,他到底犯了什么错呢?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快播的历史吧。

回答:

值得一提的是,公诉人建议按照我国《刑法》363条规定及最高法、最高检所出台的司法解释,应该判处王欣有期徒刑10年以上或无期。

3

三年多也过去了,值得欣慰的是他还有一个这样好的家庭,还有朋友。

王欣被判的是入狱三年六个月,从他2014年8月被捕算起,还有不到100天,他就能出狱了。

令人印象最深的可能要数王欣提出的“技术无罪论”了,他认为,技术是中立的,快播也是中立的,所以他和他的同事无罪。

去年年底的时候,她难以压抑心中的兴奋在微博发了如下微博,不过没过多久就立马删除了,可能是怕了,怕太过招摇,害怕再次失去。就是这样如此谨小慎微的等待着,丈夫的回来。

如果你是80后,90后,没有用过快播的应该是少数派了。因为在2012年9月的时候,快播的安装量就已经超过3亿了,而那一年,中国网民的数量也不过才5亿多。

2012年9月,快播的安装量超过3亿,而此时中国网民数量仅为5.38亿。

快播虽然回不来了,但人出来了,就还有机会。

一、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000万元;

二、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三、被告人张克东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罚金人民币50万元;

四、被告人吴铭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罚金人民币30万元;

五、被告人牛文举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罚金人民币20万元。

这款软件在2010年前后真可谓红极一时,独领风骚。凭借其独有技术,在网络带宽不足的时代实现了视频秒播

在王欣快要出来的时候​

期间快播也曾做过尝试,比如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视频点播和下载,清理低俗内容与涉盗版内容,同时争取向原创内容转型等,可是,时间不等人,一切都已经晚了。

现在想来,王欣对未来趋势的判断差到令人发指

2016年9月,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宣判,快播公司被罚一千万元,王欣被判刑3年6个月罚一百万。

在很多宅男的眼中,王欣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因为王欣为他们提供了精神食粮。很多人都说过同样一句话:快播,我欠你一个会员!

那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次直播审理一桩跟互联网相关的案件。2016年1月7日至8日,20个小时全程直播,4万人同时在线,100多万人次观看了视频

下面简单回顾下

至此,尘埃看上去要落定了。

而他的妻子,也保住了快播公司。

有网友这样说,看了她的微博,深深的被她的感情所感动,有人甚至提出了“国民嫂子”的称号,可她从来没回应,只是感谢网友们的关心。

虽然宣判只是去年的事情,但是,却有恍然隔世的感觉。

2007年12月,正式成立了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快播科技在成立之初,只有不到5个人的创业团队。

姚劲波、王欣、何小鹏、李学凌  

从2013年底开始,快播的风波就愈演愈烈,先是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公司侵权,开出25万元罚单。

三年前,王欣一手创办的快播被判定为“涉黄”,令人不得不扼腕叹息——因为快播的技术、算法和一些特色功能,在当时无疑是领先于整个时代的。

快播是一款基于准视频点播内核的、多功能、个性化的播放软件,与传统播放软件不同的是,快播集成了不一样的播放引擎,应用P2P技术并支持MKV、RMVB、MPEG、AVI、WMV等多种音视频格式。随后几年,快播迅速发展,在2011年成为了国内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而截至当年6月,中国网民数量为5.38亿。

我想说的是,其实,王欣是个80后, 明年出来,他也才38岁,正是大好年华。

2014年4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发布联合公告,决定自2014年4月中旬至11月,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

硬技术本身,必然不会埋没在当今这资本泛滥,但技术羸弱的互联网市场中。

2007年底,在深圳一个10平方米的民房里,王欣成立了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之初只有区区5个人,是名符其实的小公司,但是,他们搭上了P2P的技术快车,只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就把快播做成了全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

从何小鹏的微博中可以看出,3年零6个月的狱中生活,似乎完全没有磨灭王欣的雄心壮志,也没有让王欣和这个热闹非凡的时代脱节。

图片 5

是非曲直,我不做评论,法律已经给出了答案。

更多理财干货,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懒先生说钱(微信号:mrlanxs)

这里免不了提一个人,那就是王欣的老婆。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她却没有这么做,反而一个人默默承担起抚养孩子的责任,接手了快播最后的烂摊子,遣散了快播所有员工,却固执的保留了一间差不多50平米的办公室,她在微博上这样写到,“真正意义上的快播团队早在2014年7月就已经解散,这50平米,是她为丈夫最后保留的火种”。

如果你用过快播,你应该不会忘记他——快播的创始人王欣。

图片 6

快播已逝​

彼时彼刻,快播的风头正劲,有人说,快播是深圳除了腾讯以外,最牛逼的互联网公司了,比迅雷还牛逼,因为快播用的网络即时流播放技术,可以让用户跳开下载环节,直接通过播放器播放视频。并且,不用充值成为会员,还没什么广告。

由图可见,王欣依旧是快播公司的大股东

2013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委员会查获了快播公司托管的4台服务器,认定服务器中部分视频属于淫秽视频。

5月,快播被吊销了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大家都清楚,一个互联网公司,这个证被吊销意味着什么。

2014年8月7日,王欣在入境韩国济州岛时被扣,次日被移送中国警方

好友高兴的感叹,幸亏他身体还算好。虽然经历三年多的囹圄,但可以看出王欣的精神还是很好,而这无疑离不开家庭,这两个字。

在庭审中,王欣称快播公司和其个人都不构成犯罪,并称快播的本意并不在传播淫秽视频,传播者是上传视频者,而公司也有相应的监管措施。

图片 7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不知道你还记得他么?

这事儿放到今天分分钟就被版权方告上法庭了,所幸快播早期大家对于版权的意识还很淡漠,遍地都是盗版网站,并且这种法不责众的局面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王欣他下来,承当了。

想想褚时健,想想“褚橙”,我相信,过不了多久,这个“中国最有种的男人”还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活动并非突然发起,而是长时间政策导向后收尾的结果,管理部门为国内互联网公司留足了缓冲期

这样表达思念​

4、

1

在2月7日下午,服刑3年6个月的王欣终于出狱了。晚上便于好友们相聚,交流下一步的发展。

11月14日,360旗下快视频App正式发布,周鸿祎在发布会上阐述了他的“一分钟理念”:视频越短越好……然而,引起大家关注的却是这个360快视频App的Logo,我上去一看,我去,简直跟快播的Logo一模一样,真的傻傻分不清楚。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